• 我在上海开公司

    2012年7月我回国参加大学毕业聚会,去了哈尔滨、上海和西安。国内的发展和同学们的进步给我很大鼓舞。在澳洲这些年虽然也忙忙碌碌,但总是波澜不惊。每次看到国内发展的新闻,看到创业者成功的故事,都让我蠢蠢欲动。

    这次亲身体会到国内的发展,特别是同学们的进步和发达,让我回国发展的念头更加强烈。

     

  • 我在土著人区的生活

    1997年10月份,我还没有完全毕业,就和大家一样,开始投简历找工作。第一次参加面试是在悉尼Edgecliff 一个不大的办公室里,Edgecliff 是悉尼最富裕的区之一,很多富裕的农场主住在这里。面试我的技术经理Simon是一位爱尔兰人后裔,爱尔兰口音重,我当时的英语听力已经有很大进步,但在他的口音面前完全蒙了,就和西安人听粤语的感觉一样。他提了十个问题,我只完整回答出一个。回家的路上很沮丧,英语本来就不好学,还有那么多的地方口音,美国口音、南非口音、爱尔兰口音、新西兰口音。。。太难了!


    1997年2月23日,我在悉尼海港大桥前照的,是不是也是个小帅哥?

     
  • Peter的澳洲生活之八 – 孩子上学篇

    我有3个孩子,大孩子是女儿,她已经从新南威尔士大学毕业,现在在大厂工作。2个儿子是双胞胎,大儿子在悉尼大学上学,小儿子在新南威尔士大学上学。

    3个孩子都在悉尼出生,他们小的时候,妈妈没有出去工作,在家里照顾他们一直到上中学。

     
  • Peter的澳洲生活之七 - 疫情岁月

    202012日在微信里看到消息,武汉出现了“非典”,我当时根本不相信,“非典”已经消失,怎么可能再现?

    16日上班后,媒体开始报道武汉的疫情。第二天收到朋友转发来的电邮,有公司内部会议把武汉疫情叫“中国病毒”,我当时心里咯噔一下,麻烦了,华人又要做“替罪羊”!

  • Peter的澳洲生活之六 - 中国签证篇

    许多移民到海外的中国人在领取海外护照的时候,可能都要经过一番思想斗争,我想除了感情因素,主要还是担心以后回国看望亲人朋友不方便。不过祖国这几年非常给力,陆续推出一年、两年、三年期多次往返签证,确实方便了海外的华侨。
  • Peter的澳洲生活之五

    每天总是忙忙碌碌,本来要把老板Brian的儿子Chris好好写一写,但想到如果继续啰啰嗦嗦的,大家可能也没有了兴趣。就大概说说他的事。
  • Peter的澳洲生活之四

    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在Moree 的生活也由最初的不安和好奇转变为稳定,并且一心一意地扑在了工作上。
     
  • Peter的澳洲生活之三

    上次说到我到酒店后前台的小伙子看起来不高兴。我走过去说有个预定,他头都没抬,低头把入住办理好,然后把房卡放在台面上,满脸的厌恶。
     
  • Peter的澳洲生活之二

    199710月份,我还没有完全毕业,就和大家一样,开始投简历找工作。
     
  • Peter的澳洲生活之一

    每年的924号是我到澳洲的纪念日。
     

咨询和申请中心帮助您